<rt id="gum0q"><center id="gum0q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gum0q"></rt>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畜牧信息 > 畜牧養殖 > 拆了養殖棚幫扶要跟上(來信調查)
拆了養殖棚幫扶要跟上(來信調查)
發表日期:2018-12-28 11:53| 來源 :本站原創 | 點擊數:
本文摘要:費縣薛莊鎮城陽村一處被拆除的鴨棚。 本報記者張洋攝編輯同志: 山東臨沂費縣去年起開始了一場清理養殖場的行動,理由是為了環保。從出發點來看,這是一件好事

拆了養殖棚幫扶要跟上(來信調查)

  費縣薛莊鎮城陽村一處被拆除的鴨棚。
  本報記者 張 洋攝

編輯同志:

  山東臨沂費縣去年起開始了一場清理養殖場的行動,理由是為了環保。從出發點來看,這是一件好事,我們是支持的。但是個別工作人員存在粗暴與蠻橫行為,以及不顧實際一刀切的情況。

  個別工作人員要求養殖戶限期處理所養畜禽,否則自行承擔責任。他們不顧養殖戶為此要付出多大代價,簡單采取一刀切的辦法。此外,目前大多沒有補償措施和幫助農民發展其它產業的措施。許多農民以養殖作為增收產業,現在這種清理方式影響到老百姓的飯碗。

  我們愿意服從相關政策,但是希望能解決我們的拆遷補償問題。

  山東費縣養殖戶

    

  在農村,一些群眾常年從事畜禽養殖,但是由于環保意識不強,選址不合理,糞便廢物處置不到位,容易造成環境污染,影響村容村貌,影響周邊群眾生活。

  近年來,各地開展畜禽養殖污染防治工作,并且根據生態環境部、農業農村部聯合印發的《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技術指南》,制定完善畜禽養殖規劃,明確禁養區、限養區、適養區的區域范圍。

  今年8月17日,山東費縣政府辦公室印發《關于費縣畜禽養殖“三區”修訂方案的通知》,全縣畜禽養殖清理整治深入推進。然而,本報近期收到讀者來信,反映當地在推進工作中存在一些問題。對此,記者赴費縣調查了解情況。

  村民反映養殖棚被“強拆”,工作人員道出“上級檢查的顧慮”

  據了解,費縣政府連續多年制定工作方案,持續推進畜禽養殖清理整治,當地已建有多個大型養殖基地,環保設備較為齊全。據費縣畜牧局、環保局介紹,當前工作主要有:在禁養區,堅決做到全面禁養,養殖棚舍必須關停,或拆除,或轉產,或搬遷;在限養區、適養區,著力完善環保配套,推進畜禽養殖向標準化、規;、專業化轉變,實現綠色發展。

  其中,禁養區一般工作流程是:向養殖戶下發整改通知書,要求后者自行限期處置畜禽、棚舍和相關設備?墒,記者在費城街道員外村、峨莊村看到,多個豬圈被拆得七零八落,村民說這是政府部門派工作人員拆除的。王姓村民一邊帶路一邊介紹,“我們兄弟倆共有七八間豬圈被拆了,七八十頭豬不得不賤賣!

  在費城街道南東洲村,曹姓村民的雞棚被定為“違章建筑”,要求限期拆除,并被行政處罰7200元。轄區清理整治工作的日常負責人、費城街道政協辦主任劉兆國說,“很多農村養殖戶是沒有手續的,養殖棚舍屬于違章建筑,我們是把整治工作和拆違結合起來了!睂Υ,很多村民表示,相比現在,前些年的養殖手續及其辦理確實沒有那么嚴格,沒有手續或手續不全的情況較為常見,但是政府部門也一直沒有對此過問。費城街道洞山村任姓村民還掏出一張1998年的費縣非經營性收入統一收據,“當年為了養殖,收了我們250元錢,就算是同意了!

  還有一些村民表示,從事畜禽養殖是經過批準的。10月17日黃昏,記者來到費縣薛莊鎮城陽村,孫姓村民說,“我家養鴨是有準養證的,并且在2014年提交鄉鎮的申請書上,村委會是蓋章確認鴨棚建設合格的,如今我家鴨棚還是被拆除了!

  采訪調查期間,費城街道洞山村被當地政府多次強調為“禁養區”,村里的養殖戶都收到了街道辦事處于8月22日下發的《養殖場停養通知》:“限你的養殖場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自行處理存欄畜禽,逾期不自行處理的,將依據《費縣人民政府關于建立健全環境保護執法監督共同責任機制的意見》(費政發【2013】28號),對你場(戶)進行停水、停電、停產,是違法建設給予依法拆除,由此造成的經濟損失,后果自負!苯刂聊壳,該村雖未有拆除,但是很多養殖戶表露出焦慮情緒,并且疑惑“為什么一定要拆”。

  對此,費縣多個鄉鎮街道否認“強拆”,同時承認養殖棚舍本可以轉產或搬遷,但有些依然要求拆除,這既有環境保護的考慮,也有上級檢查的顧慮。費縣畜牧局工作人員說,“近年來上級部門多次檢查,指出畜禽養殖中的污染問題,我們為此做了大量工作。但是畜禽養殖的市場行情好,一些棚舍沒有被拆除的養殖戶又開始養殖,又不注意環境衛生,從而死灰復燃、出現反彈。上級部門再來檢查又會指出一堆問題,甚至認為整改不力!

  養殖戶被要求繳納保證金,部門、鄉鎮和村委會的回應相互矛盾

  在費城街道洞山村,多位養殖戶出具了格式統一的收據:收據紙張頁眉是“費縣費城街道辦事處洞山村村委會”,內容為“今收到某某養殖場清欄或轉產保證金:10000元”,落款為費城街道洞山村,時間大多是9月10日,經辦人是村支書張凱、村主任張連永。

  “當時村里通知,說是養殖戶必須在9月10日之前繳納10000元的保證金,10號之后再交的,就不收了、不算數了,后果自負!睋䦶埿沾迕窕貞,村里有些養殖戶害怕了,按期交了錢,有些至今沒交錢。其中有個養殖戶家里還一度出現意見分歧,最終9月10號連夜把錢送到村干部家。

  類似情形在其他村莊也有發生。薛莊鎮城陽村的孫姓村民說,“讓我一個棚子繳納10000元的保證金,我沒交!辟M城街道峨莊村的王姓村民說,“根據養殖棚舍的面積大小,要求繳納金額分為5000、10000、15000元三個檔次。我當時交了10000元,街道工作區的工作人員和村干部都在場,但是都沒有給我開收據!

  在費城街道員外村的采訪調查中,一位村民出示了一張收據,顯示他繳納了5000元的養殖轉產保證金。與洞山村的收據不同,這張收據蓋有“費縣費城鎮員外工作區總支部委員會”的公章。記者隨后向劉兆國求證,工作區是隸屬鄉鎮街道的常設單位,主要是對鄉鎮街道轄區進行再劃分,日常職責是上傳下達,完成街道交辦的任務,工作人員也都是政府工作人員。

  無論是否交了錢,村民普遍質疑上交這筆錢的合法性。對此,當地有關部門、鄉鎮街道和村委會的回應各執一詞,相互矛盾:

  10月18日8時許,費城街道洞山村支書張凱說,“確實有保證金這么回事,是街道讓收的,我個人也沒這能力,村里只是落實、執行!碑斕11時許,劉兆國說,“街道、工作區對保證金沒有統一要求,保證金是村里根據村規民約征收的!15時許,費縣畜牧局局長寧托表示,縣里沒有關于保證金方面的要求。薛莊鎮副鎮長劉乃彬、胡陽鎮黨委副書記邵波隨后表示,他們的鎮上均從未提出收取保證金。

  養殖棚拆了,對養殖戶的幫扶要跟上

(責任編輯:admin)
熱門推薦
m3dr 6ctnu rrfg 6fhdhm t7hj fke3 itxfft xbcuh di1xy 0ebw tj2h
75秒时时彩中奖助手